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喻黄】黄警官【中上】

 上篇在这 黄警官【上】

心累.jpg 想要妹子.gif


打那次以后,黄警官便开始经常去找喻文州,也许是在这个人面前曾经吐露过心声,觉得格外亲切,也许是喻文州这个人给人感觉格外温柔。

连带着喻文州周围一圈人也都跟他混熟起来。

这天喻文州坐在酒店办公室里翻文件,宋晓敲敲门进来,手往后一背跟背书似的问:“喻总,黄少还没来呢?饭菜都准备好了,要不您跟我们先吃?”

喻文州这些天倒是发现黄少天果真是个大吃货,每次都饭点打着来找他玩的名义在酒店蹭吃蹭喝,吃饱喝足和宋晓于锋他们侃侃大山就拍拍屁股说要去巡逻,被他找的喻总倒是每次都被晾在一边。

喻文州想到这儿对宋晓笑了笑:“你们先吃吧,我等少天过来一起吃。”

宋晓诶诶地应了,走之前扒着门跟喻文州嬉皮笑脸:“不是我说啊喻总,你跟黄少怎么跟处对象似的?”

他话音刚落就被人揪着领子又扔进了办公室,黄警官警帽歪带着斜瞥着他,嘴角似笑非笑:“哟,怎么?好久没处对象了看谁都像处对象呢啊?要不要把东街上燕儿介绍给你啊,我们燕儿就喜欢你这种。”

东街上的燕儿是这片区有名的泼妇,体重一百六,兴趣爱好就是搬张小板凳和对面老太太骂街,宋晓立即哭丧个脸:“别别别——哎呦黄少您的好心我心领啦,饭菜已经给您老人家备好请您快去用膳吧!”

“叫你以后还瞎贫!”黄警官乐呵呵地朝宋晓后脑拍了拍,“得了,小宋子,起驾!”

宋晓对着喻文州做了个苦脸:这人居然叫别人别瞎贫?!

喻文州笑笑不说话,眼睛追着黄警官走,天气热起来了,黄警官的警服衬衫扣子不那么规矩地开了两个,露出了形状姣好的锁骨,喻文州盯着黄警官锁骨上面那块被蚊子咬了有些发红的皮肤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掩饰性地咳了咳。

那时候他开始觉得自己有点病。

他的目光会不自觉地追着黄少天走,明知道是个和他一样硬邦邦的大老爷们还是会忍不住看他,看他在阳光下被晒成啤酒色的皮肤,看他制服警裤下翘起来的臀部,看他上下翻飞一刻都停不下来的红润润的嘴唇。

喻文州以前也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一般的小太妹不合他的口味,大家闺秀又不可能和他这种成日打打杀杀的处下去,所以他的感情史里也只有几段并不长的恋爱关系,对他来说,恋爱也就是和女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或者在湖边的草坪里散步,直到后来和黄少天交往后,他才知道恋爱是那样多彩多姿又让人沉迷不已。

可是现在没人和他交流,没人告诉他同性恋其实并不是一种心理疾病,喻文州暗暗地为自己注视黄少天的行为感到羞耻,却又还是不能停止这种行为。

可喻文州就是喻文州,他只花了一个晚上就坦然接受了自己对黄少天有不一样的兴趣的事实。

但如果不是那个叫蒋信和的男人出现,也许他会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藏一辈子吧。

 

那天晚上黄少天给他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说有人举报他的一家夜总会里有不正当性交易。

喻文州几乎能想象黄少天那边撇着一边嘴眼睛往下面扫的样子,抿了抿嘴唇拉着宋晓于锋一起去往那家夜总会。

到那里的时候黄警官已经抓了一屋子的失足妇女了,那个顶没精神的郑轩警官拿着个本子一个一个记名字,黄警官就站在一边,扶着个二十几岁明显喝多了的男人。

“诶诶诶——喻老板,来看看这些个大妹子有没有你认识的啊?”黄少天诚心挤兑他,“在我们喻老板这里赚钱也不上交点保护费,大妹子你们忒没良心啊!”

喻文州看他那贫样就想笑,招呼宋晓上去帮他扶着那个喝多的男人,那男人却抱着黄少天一条胳膊死活不愿意撒手。

“怎么回事?”宋晓硬是把他从黄少天身上扒下来,“哥们喝多了,这是警察,不是你那大妹子!”

那喝多了的男人抬起眼看了黄少天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缱绻多情,喻文州心里咯噔一下,忙上前把黄少天拉开。

“什么情况?”喻文州问。

“刚在这边扫黄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拉着他出去,看样子是把他灌醉了想搞什么坏事吧,就顺手拦下来了。”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

于锋揪了经理过来问话,喻文州在一边听着,脑子里想的却是刚才那个男人的眼神,莫名升腾出一股危机感。

“跟你说话呢你走什么神,”黄少天不满地踢踢喻文州的鞋子,“想什么呢?”

“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

“我刚才说周六我放一天假,去找你玩!”黄少天趴在他耳朵边吼。

“好。”喻文州揉揉耳朵,“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放假似的。”

“好不容易放一次假可不要大声宣传宣传,最好传到我们局长耳朵里,让他知道我们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辛苦啊——”黄少天正颜厉色,又凑到喻文州耳边小声说,“我想吃上次那个艇仔粥,不要别人做,你弄给我吃。”

“黄少走啦——”郑轩拖着句末长长的破折号,“别都让我一个人搞工作嘛······”

又小声嘟哝:“成天就往人家那跑,跟追妹子似的······”

黄少天气的跳脚:“郑轩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一边骂骂咧咧地跟着郑轩走了,临走还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喻文州。

就那一眼,喻文州觉得,有戏。

 

周六喻文州在家弄了一桌菜,他很久没有自己下厨了,但是毕竟是黄少天想吃,别说艇仔粥,什么粥都能做。

但这天他等到晚上黄少天都没有来,喻文州给警局挂了个电话,那边说突然接到报警有人要跳楼,警局里大部分人手都去搞别的案子了,所以又叫黄警官出警去了。

喻文州问了地点,用保温壶盛了一壶粥放在副驾驶便开车驶往出事地点,远远的就看见楼下围了一群人,只得把车停在稍远一点的地方步行到了出事的楼下。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负责这边的警察呢?”喻文州一点不含糊地抓住围观群众就问。

“在上面呢,你看上面那娃子哦,听说喜欢男的哦——哎哟你说这病也没什么,以后改掉不就行了么还非得跳楼——”围观的大妈对着喻文州唏嘘。

喻文州心沉了沉,抬头看着楼顶的小青年——居然是那天在夜总会被黄少天救下来的那个。

楼顶上那小青年——黄少天现在知道他叫蒋信和——还在含着眼泪跟黄少天说话:“黄警官您不懂我们这些人,我们的压力多大啊——成天忍受人的白眼、责骂,谁都看不起我们,我妈知道我喜欢男的,拿着鸡毛掸子把我赶出家门,说从此没我这个儿子——我爸把锁换了,我是真的回不了家了,您说我活着干嘛?”

“呸呸呸少说那些有的没的啊,你一没偷二没抢三没嫖喜欢男的就喜欢男的呗,有什么啊谁说人都看不起你们啊,这点事有啥值得跳楼的,你听我一句话,回去给你爸妈磕头认个错,能改就改,改不了就等他们原谅你,屁大点事!”黄少天一边跟他扯一边悄悄往他那边挪动,蒋信和好像是真的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没有注意到他。

“黄警官你——不歧视同性恋?”蒋信和说,“诶······我问你这个干嘛呢,你已经拒绝我了·····”

“我,我不歧视啊。”黄少天说这话蓦然有点心虚,不知怎么就想到了喻文州。

“黄警官,你不歧视不代表其他人不歧视,”蒋信和惨然一笑,“要是世界上像你这样的人多点就好了,说实话那天我在夜总会就看上您了,您拒绝我以后我还偷偷摸摸跟着您几天,觉着您肯定是因为看不上我才拒绝我——我们压根不是一路人——黄警官,希望您以后幸福。”

蒋信和带着点迷恋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纵身下跳,黄少天急忙一个箭步冲上去拽住了他的胳膊,天台的栏杆压着他空空的胃让他几乎快吐出来,却还是咬牙切齿对蒋信和说话:“你他妈的烦不烦,以后能遇到的人多的是呢,老子是英俊潇洒到什么程度让你以后都念念不忘了——我操,郑轩!你他妈快上来!老子快拉不住了!”

喻文州在知道黄少天在上面的时候就推开人群冲进了大楼,刚跑到天台就看见黄少天冲上去拉住那个男人的胳膊,一颗心几乎快要停止——这傻小子,万一把他也给带下去怎么办——

黄少天感觉到一股力量搂着他的腰带着他往后退去,本以为是郑轩,一回头却发现是喻文州,一时居然话哽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喻文州另一只手也伸向吊在半空中的蒋信和,面色不愉地把他拽上来甩到一边,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蒋信和很明显地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他想说的话:你要是跳下去连累了别人怎么办!

这个别人只能是黄警官。

黄少天从没见过喻文州这样瞪人,印象里的喻文州对谁都和和气气笑眯眯的,有点不安地上前拍了拍他的背:“别生气,别生气,这不是都没事嘛!怎么,没等到我吃晚饭过来找啦?”

喻文州这才恢复了温和的表情,冲着上来的郑轩喊了声“这里交给你了”就拉着黄少天离开了现场。

“怎么又是我······压力山大······”郑轩看着两人的背影感到万分凄凉。


评论(13)
热度(174)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