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喻黄】向光而生(九)

升天.jpg

娱乐圈paro


喻文州收到王杰希的短信:给你放三天假,你快让黄少天别来烦我了。

喻文州抬头看餐桌另一边的黄少天,对方也掀起眼皮得意洋洋地回视过来。

“我们什么时候去接蛋卷啊?”黄少天已经吃完了煎蛋和面包,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划起了手机。

“等我吃完就去吧。”喻文州说,“把牛奶喝了。”

黄少天漫不经心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大口,嘴唇上面沾了一圈白花花的奶渍也浑然不觉,嘴皮子上下翻飞停不下来:“那下午我们一起打游戏吧,我听瀚文说你在一区也有号嘛,玩的是什么啊,玩的怎么样啊……”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起身过来给他擦掉了那一圈白胡子,又亲了亲他的侧脸,决定放弃自己的半杯咖啡:“走吗少天?”

“走走走。”黄少天跳起来,勾着喻文州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他一口,又蹦蹦跳跳地去穿鞋。喻文州收拾了碗筷跟上去,刚到门口黄少天就往他口袋里塞了个东西,伸手一摸倒也非常熟悉,十几天前他才把这个东西还回去。

是黄少天公寓的钥匙。

“我还是觉得得给你一把,这才有家的感觉。”黄少天似乎突然对面前的门把手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咳咳,你有没有,有没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啊?”

其实这时候喻文州应该要去卧室把备用钥匙拿给他的,但是他决定还是先亲黄少天一下。


蛋卷见到阔别已久的主人兴奋得不得了,在黄少天怀里扭来扭去,挥舞着两条小短腿试图搭上他的肩膀舔他的脸。喻文州把车开了过来,黄少天抱着蛋卷刚坐进副驾驶,一个人影就迅速钻进了后面。

“卧槽,怎么还堆着个狗窝!”来人感叹着,往旁边缩了缩。

“卧槽,张佳乐你干嘛?”黄少天也震惊了,“怎么随便上别人车的?”

张佳乐没回答,对上后视镜里喻文州的眼睛笑了笑:“这位是喻先生?捎我一程呗?我就到前面两个路口下。”

喻文州会意,缓缓把车驶出去:“有人拍?”

张佳乐正拼命伸长手去摸副驾驶上蛋卷探出来的头,听到这句话一顿扶额:“是啊,我说黄少天你有没有身为明星的自觉啊,这才爆出来大新闻多久,满世界找你呢你就抱着狗跟陌生男人上车了,这心得多大啊。”

黄少天一愣,他的确是没想到这一点,跟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大概是会忘掉那一个圈子的是是非非,竟然连这一点小常识也忽略了,他下意识转头去看喻文州,对方却从善如流地接过了锅:“我提出来要接蛋卷的,是我考虑不周。”

正好在等红灯,张佳乐终于起身把小家伙搂过来圈在怀里,一通揉搓之后把下巴抵在蛋卷肥肥的脑壳上好心地提醒黄少天:“最近还是低调点,也不知道是谁想搞你。”

“好好好,”黄少天满口答应着,“诶是不是因为你上车了,今天的红灯都特别多。”

张佳乐哪能看他嚣张,两人一路上拌嘴拌得风生水起,不一会儿到了地点,张佳乐扶着车门下了车,犹豫了一下扒着车窗安慰黄少天:“魏琛我会托人帮你打听……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尽管找我。”

“好。”黄少天和张佳乐碰了碰拳,难得的言简意赅。

喻文州又把车发动起来,黄少天看着倒车镜里张佳乐越来越小的身影,突然很认真地说:“我挺佩服张佳乐的。”

喻文州耐心地等他说下去:“张佳乐有段时间全网黑你知道吗?就是那种好多粉都转黑踩他的那种,他其实挺在乎的,又要强迫自己不在乎,每天打电话让我给他读网上编排他的微博说是锻炼抗压能力,他比你看到的要坚韧多了。”

喻文州想了想,说:“人都是逼出来的。”

“是啊,”黄少天深以为然,“不过我还好,我一直都很幸运,能遇到魏老大,方总,郑轩,张佳乐,王杰希…,”

他嘚吧嘚吧数了一堆人,喻文州偏了偏头问:“还有呢?”

“还有喻文州!”黄少天在车窗上哈了一口气,画出了一个爱心。


谈恋爱真的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尤其是刚开始的那几天,天是蓝色的盘子,云是绵白的糖。

黄少天和喻文州挨在一起打游戏,屏幕里的小剑客威风凛凛,打起架来简直像自带增益buff一样,两人组队打了一会儿竞技场,黄少天又神秘兮兮地说要带喻文州去打副本。

喻文州的术士账号是为了陪卢瀚文打游戏买的,后来小朋友在游戏认识了许多朋友不需要陪了喻文州也便很少上线,因而这个小术士的装备有些跟不上游戏节奏,好在他意识十分到位,和黄少天的配合也足够默契,打到最后一把对面躺的时候公屏白字:“剑诅剑诅,又gay又虎”,黄少天扒着喻文州笑了半天。

“这边这边,找这个NPC传副本。”黄少天操作着小剑客在屏幕里绕着喻文州的术士转圈,喻文州一进副本就笑了,原来是最近游戏开的七夕活动二人副本,连小怪都是一朵朵玫瑰花的模样。

两人的操作是没话说的,十五分钟后最后的boss轰然倒地,地上炸开一朵心形烟花将术士剑客包围起来,喻文州慢吞吞地摸装备,摸出一个刻着两人游戏名的吊坠。

“好像还是加命中的,带上带上,我们来截个图。”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提议,其实他什么照片没拍过,却对这几张截图爱不释手翻来覆去地看,还强迫喻文州设成了电脑桌面。

喻文州依言设好,黄少天就开心地去做饭,在一堆蔬菜里挑挑拣拣嘀嘀咕咕,喻文州转头看阳台,蛋卷在努力地扒着墙想凑近看窗台上的金鱼。

“少天。”他轻轻喊了一声。

黄少天在厨房里喊回来,问他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喻文州笑了。

评论(11)
热度(182)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