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全职\喻黄】山有木兮(三)

黄少上古神兽

喻队的身份大概下章就能出来了?

【自娱自乐的po主又来了

 

 

魏琛少有表情严肃的时候,从来都是和叶修一样老没正经的样子,今天却是少有地疾言厉色,黄少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魏琛这样说话,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

“他叫喻文州,是个人,被他们那个王上送上来当祭品的,命大没死,就给我捡回来了。“

“你也胡闹!“魏琛斥道,”也没摸清楚什么身份就随便捡回来了,怎么不先问我?“

黄少天摸摸鼻子:“前两天你不是自己偷偷喝酒喝多了么,我来看你的时候你都快醉死了,怎么问你?”

魏琛尴尬地咳了两声:“先不说这个,你还是先确定他是什么身份再说。“

“我确定了啊,不是人还能是什么,我捡到他的时候他都快冻死了,我这两天跟他聊天他说的也都是些人间的事啊完全看不出来身上有妖气鬼气什么的。“黄少天仿佛又想起什么似的,”再说他长得那么好看······“

魏琛大怒:“好皮相就把你收买了?老夫也甚是英俊,你怎么见个好看的人就找不到魂了?”

“比魏老大你还要好看一点。“黄少天说,”真的只有一点!哎呦魏老大你别打我!魏老大你英明神武天下无二!“

“哼。“魏琛不满地收回丢到地上的酒杯。

“魏老大你要不要见见他?“黄少天凑上去,”他就在门口呢。“

“不见!”魏琛白了他一眼,“你也这么大了,自己有点分寸才好,别被人多说两句好话就哄了去,要真是个人类也就罢了,留在身边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走了魏老大你好好休息对了有叶修的消息告诉我一声!”黄少天脚步轻快地向洞外走去,一句话说完已经没了踪影。

“这臭小子。”魏琛恨恨地咬牙,拿过酒坛开始自酌自饮。

 

喻文州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好,他素来浅眠,一早上醒来又陪黄少天说了那么久的话,此时却是靠在山洞门口的石头上睡着了。

黄少天急匆匆地冲出来,看见此景忍不住慢下了脚步,他轻轻地走到喻文州旁边坐下,想了想又轻手轻脚地化为原型,小心翼翼地靠在喻文州旁边。

黄少天从没有那么近地接触过一个人类,女娲造人的时候他还是只是只小虎,成天在女娲周围蹦蹦跳跳,看她不眠不休地将这种叫人类的小小生灵洒在九州大地上。

“为什么要造那么多的人呢?”黄少天问她。

“有了这些小东西就不寂寞了呀。”女神笑容温暖。

“不是有我呢么?“黄少天在她面前露出白白的肚皮,欢快地打着滚。

“不一样的。“女娲笑着揉了揉他的头,”他们跟少天不一样的。“

“那你也给我画一个人的样子吧。“黄少天说。

 

喻文州在睡梦里看见了一团光。

他迷迷糊糊地被吸引,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然而好像无论走多远都不能靠近它一丝一毫。

“为什么要有执念呢?”混沌中响起一个温和的女声,“为什么要去追求不可能的事呢?”

这两句话不停地在他耳边回响,他在混沌中拼命地奔跑想要摆脱,声音却像鬼魅一样如影随形。

喻文州从梦中惊醒了。

“为什么要有执念呢,”他喃喃念道,“为什么要去追求不可能的事情呢。”

“你醒了,”黄少天懒洋洋地用尾巴拂了拂他的脸,“你一直在念叨这两句话呢,怎么了?”

“刚才在梦里有人问我。”喻文州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答道。

“执念有什么不好?”黄少天说,“譬如夸父,日复一日的奔跑去追寻不可能追上的太阳,结果渴死在路上,你们不是很推崇他么?那也应该有个说法,比如好歹一生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虚度光阴之类的。”

“您也是这样想的么?”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做不到的事,但是如果真的有的话,我应该还是会去追寻的,”黄少天说,“我宁愿当个有执念的人。”

喻文州仿佛心有所感似的笑了笑,他轻轻抬手抚摸黄少天的颈部,黄少天感受着他突然的亲密动作略微有点诧异,但还是用头蹭了蹭他。

“我也是这样想。”喻文州淡淡地微笑,“人总要有一两件执念的事情吧,我们的生命那么短,又脆弱的不堪一击,有点追求也是件幸福的事吧。”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爪子上的毛发在阳光下给人感觉温暖又厚实,等收回的时候多毛的前肢已经变成了线条美好的胳膊,喻文州再抬眼时眼前已经又是那个好看的人形了。

“我喜欢你们的样子,”黄少天说,“没有毛但是也不会冷,小小的很精致。”

喻文州眯起眼睛看着树荫下的黄少天,即使是被遮天蔽日的树荫挡着,他也仿佛带着光似的,就像······就像梦里的那团光。

他确信自己从前是见过黄少天的,只是似乎丢失了那段记忆,但为什么黄少天却好像没见过他呢。

“少天。”他仿佛被什么蛊惑了一样,这个名字在喉咙里打了几转,还是从舌尖上轻轻送了出来。

黄少天却是一脸震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评论(9)
热度(77)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