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方锐+郑轩】你曾是少年

友情向 只因为锐锐和轩轩太可爱 嘤
喻文州黄少天友情客串

郑轩和方锐都是在第三赛季来到蓝雨训练营的。
他们也都迟到了一天,郑轩是懒癌发作在家拖延了一天收拾行李,方锐是没赶上飞机,两个少年拖着箱子在蓝雨俱乐部大门处相遇,又被经理丢了同一间宿舍的两把钥匙——毕竟只是训练营选手,享受不了职业选手单人间的优越待遇。
方锐带的东西不算多,16岁的少年怀揣着梦想坐在床上晃荡着细伶伶的两条腿,看着同屋的郑轩慢吞吞地整理着自己的行李。
“你玩什么职业?”
郑轩把电动牙刷和毛巾从洗漱包里拿出来向浴室走去:“弹药专家。”
又问:“你呢?”
方锐一锤手心:“气功师!”
“西红柿?”郑轩从浴室探出半个头,“……哦,气功师,听错了。”
不料一抬头看见方锐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说到西红柿,我听说蓝雨的食堂非常好吃。”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遇,擦出了惺惺相惜的火花。

已经过了饭点,偌大的蓝雨食堂里也只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坐在和他们相隔不远的桌子上吃饭,郑轩不是那种喜欢偷听别人讲话的人,无奈那两人中的棕发少年一张嘴上下翻飞不停地叨叨叨,一些声音就飘到了他的耳朵里。
“哇喻文州你看见了吗?今天那个银装做的太帅了!不愧是我的夜雨声烦……”
方锐回头看了看,说话的人像猫一样警觉的目光就向他们扫过来。
“你就是夜雨声烦?”方锐反而主动开了口,“我知道你,看过别人在论坛上骂你。”
郑轩忍不住笑了出来,喻文州也弯了弯眼睛,按下了差点跳起来的少年,互通了姓名以后方锐又眨着眼睛感叹:“我真的在夸你,骂你的人都说你抢boss很厉害!”
黄少天这才点点头表示非常有眼光我很看好你不如下午我们pk两把增进感情吧,方锐说好好好不p不是中国人。
然后他们下午就被虐了。

晚上回到宿舍以后方锐一个飞扑趴在了床上:“黄少怎么那么能说啊,我耳朵要聋了。”
郑轩回想了一下黄少天的贯耳魔音,忍不住说出了那个以后会成为他毕生口头禅的词。
“压力山大。”
然后也瘫在了床上。
方锐滚了滚又坐起来,抱着枕头说:“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半条腿踏入了职业圈诶!我打挑战赛的时候从来没想过……”
郑轩歪过头看到他欢欣的表情也被鼓舞了:“那好好打,我们一起留下来。”
方锐哈哈大笑:“好好好,我们气功弹药加剑客术士,再来个治疗,完美完美。”
笑了一半他又收了声,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怎么了?”郑轩问他。
“我又饿了。”
“刚吃过两小时啊……”郑轩赞叹,“不过你找我就对了。”
方锐见他从没收拾完的箱子里吭哧吭哧掏出一大包零食,又从桌子边的大包小包里摸出一口电煮锅。
日后方锐回忆起来,对郑轩当初弹药的打法已记得不甚清楚了,却还记得那一宿舍的泡面香。

方锐在蓝雨的时候偷偷在宿舍养了只仓鼠,他觉得仓鼠懒洋洋的很像郑轩,所以特赐名阿轩。
郑轩说,眼睛这么大,还是叫阿锐吧。
他们一个喊阿轩一个喊阿锐,仓鼠只管埋头吃瓜子,谁都不理。
那天他们一回宿舍看门半掩着心里一凉,莫非走的时候没关好门,那阿轩/阿锐不会被发现了吧。
一推门更是吓了一跳,一只黄猫优雅地蹲坐在笼子前伸爪开心地拨弄着,他俩的宝贝仓鼠缩在仓鼠房里一副马上要厥过去的样子。
方锐一个箭步冲过去抱开了猫:“这哪家的主子,怎么跑宿舍里来了?我家阿轩怎么样,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
郑轩看着猫不见了就欢脱的跑出来抱着花生啃的仓鼠感叹:“物似主人型,阿锐果然鼠以食为天。”
猫也在半个小时后找到了出处,黄少天鬼鬼祟祟地敲门问:“你看见我家小鱼了吗?”
喻文州在一旁比划:“阿黄是一只黄狸花,大概这么大……”
“是小鱼!”
后来猫和仓鼠不知怎么还是都被发现了,方锐伤心地跟着郑轩把笼子拎到郑轩家,郑轩妈妈安慰他:“蓝雨离这儿也不远,你以后还可以经常来看它。”
他们回蓝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方锐说,我申请回去用你的躺椅疗伤。
郑轩说好,一小时五块钱。

郑轩说:“我可能下赛季要跟文州黄少一起出道了,压力山大。”
“出道这个词不可以乱用好嘛,你们并不是什么美少女组合!”方锐义正严辞地掰了掰手指头,“诶我年龄还不够还得等到第五赛季,太惨了!”
郑轩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怎么没喊过我轩哥。
“哈哈,谁让你还没我高,不对,你连黄少都不如!”方锐大笑。
郑轩懒的理他,在躺椅里哼了两声权作不屑的回应。
过了一会儿方锐说:“今天呼啸的人联系我了。”
之前他提过帮蓝溪阁打野图boss的时候遇到了呼啸的林敬言,非常温和可靠的一位队长。
郑轩睁开眼睛看他。
“他们好像有让我做唐三打的继承人的意向。”方锐说,“看来气功师已经掩盖不了我身上流氓的气质了。”
郑轩点了点头:“那也挺好的,唐三打是第一流氓,听着就让人热血沸腾。”
方锐说:“如果百花说要你去接百花缭乱,你会去吗?”
郑轩想了很久:“会心动,但不会去吧。”
方锐仿佛意料之中地笑起来:“我知道,因为你是郑轩嘛,压力山大。”

郑轩请假去送方锐去机场,这家伙来的时候没带几件行李,走的时候却大包小包的。
“我走了阿轩,我会想你的!”方锐说。
郑轩点头。
“还有蓝雨的食堂。”
“嗯。”
“还有仓鼠阿轩。”
“哦。”
“还有俱乐部门口的糖水铺。”
郑轩忍不住了:“你快走吧,登机了,压力山大!”
方锐大笑着扛着几个包拉着行李箱冲向了安检口,挥了挥手没有再回头。

后来他再出现在郑轩的视线里用的不是流氓唐三打,是盗贼鬼迷神疑。
“简直了,黄金右手,擅长偷鸡摸狗!”方锐在qq上跟他说。
再后来是兴欣大爆冷门地在挑战赛里赢了嘉世后的某一天,郑轩做着基础训练突然听见背后一阵喧哗。
“叛徒!你这个蓝雨的叛徒!你居然心动了!”黄少天抓着宋晓的领子摇啊摇。
“冷静!冷静啊黄少!”大心脏先生有点头晕,“我没去啊,我拒绝了啊。”
“怎么了?”喻文州问。
“刚才叶修这家伙过来挖角,买了海无量就开始打我们宋晓的主意了,还好我在一边盯着!”黄少天嚷嚷。
训练室里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
“那说不定真的会找方锐呢。”郑轩嘟囔了一句。
“什么?”黄少天显然是没把微博大战的事放在心上。
郑轩笑了。
“那家伙原来是气功师呀,你们忘了吗?”

评论(17)
热度(343)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