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喻黄】书中人(上)

明天要出去玩所以写了一半提前发
当作七夕&天天生贺
如题所示 作家鱼&角色黄
州州天天我爱你们一辈子!

一天里喻文州最喜欢的时刻莫过于放松全身心躺在浴缸里的那一段时间。
今天他也像往常一样在临睡前躺进了浴缸里,这几天截稿日让他身心俱疲——不过总算是写完了,喻文州欣慰地想,至少明天能睡个好觉。
这时候外面却传来了沉闷的一响,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喻文州匆匆抓起浴巾裹在身上冲进客厅,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吃了一惊:
一个穿着轻便盔甲的人似乎正在努力从他倒在地上的笔记本电脑里爬出来——看来那个声音大概是笔记本掉下茶几的声音。
“能过来搭把手吗?”地上的人向他伸出手,“我的右腿好像卡在里面了。”
一般人大概会尖叫着跑开、报警、或者试图把来者塞回去,可水瓶座就是不一样的烟火,喻文州伸手把那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剑士从笔记本电脑黑黢黢蓝莹莹的屏幕里拉了出来,随着那个人脚尖离开屏幕,笔记本发出“兹啦”一声屏幕彻底黑了下去。
“这下糟糕了。”喻文州说。
“你不要怕,我不是坏人,你看我看我,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眼熟?有没有从你记忆深处挖掘出什么出来?我可以给你一点小小的提示……”
浅棕色头发的青年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喻文州越过他走向电脑鼓捣了起来:“我的稿子还没存……”
“诶我说你就一点不惊讶一点不好奇?哇你这个人真是……”
他的话第二次被打断了,这次是竖在他唇边的一根手指,手指的主人对他笑了笑:“黄少天,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呢。”

喻文州从看到黄少天的第一眼起就认出了他,这是他第一本书的男主角,浅棕色的头发和眼睛,微微翘起来的嘴角,一出场似乎带来了无尽的热情和同等的聒噪,和他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他的第一本书卖的并不是很好,后来凭借其他作品大红之后喻文州多了好些粉丝,他们对他第一本书的评价大多都是“没想到喻总也有这么杰克苏的青春”之类的。
这大概跟杰克苏关系不大,但喻文州承认黄少天这样的人的确是他二十岁时最喜欢的类型:他聪明,热情,充满朝气,在话痨的表面下藏着一颗冷静的心,在人群中你一眼就能认出他。
喻文州很庸俗地比喻道:“黄少天和清晨傍晚没有关系,他永远只当最耀眼的正午的阳光。”
现在正午的阳光瘫坐在他的旁边大口喝着酸奶,身上穿的是从衣柜里扒出的t恤短裤,像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般抱怨道:“你当时说好写续集呢,我看到你文件夹里的二了,结果只有一个标题,简直欺骗我感情。”
喻文州不知道怎么解释,大概小说里身负荣耀的剑士是不懂什么叫做销量问题的,不过黄少天也没用他解释,他的注意力被喻文州的手机吸引了。
“哇这个东西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这是什么——”他不小心按开了某个视频网站,“怎么有人被关在里面?!这是不是某种邪恶的魔法?”
喻文州花了一段时间向他解释那些人并不是被缩小关在这个小小的匣子里,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想进一步探索,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
是郑轩,喻文州的这位责编每每因为某作家的手速问题担惊受怕,喻文州看看已经报废的笔记本电脑,默默地在心里给郑轩点了个蜡烛。
待他安慰好压力山大的编辑,一转头黄少天眼神闪亮亮地盯着他:“你们刚才是在联络吧我听出来了,这个东西还可以跟远处的人讲话?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没给我写一个?”
喻文州觉得这位书里的剑圣就像他小时候奶奶家那只出来乍到的猫,对什么都充满着蓬勃的好奇心和无限的精力,约莫没有什么是能逃过他的爪子。
黄少天若有所感地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充满朝气的笑容,他笑的时候眼睛也是睁的大大的,可你的确能从那双眼睛里看到愉快的因素。
大概是他的笑容太有感染力,喻文州也忍不住回了他一个微笑。

黄少天在这个世界待了一个多星期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找到时间坐下来问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黄少天披着毛毯在打游戏,他的接受能力和适应能力真的非比寻常——他现在甚至能和小区门口买水果的大妈讨论八卦,听到这个问题他却愣了一下,游戏里的小人也因为他的一个停顿掉到了最下方,game over浮现在屏幕上。
“为什么呢?”他把手柄扔在了一边,“喻文州你能理解吗为什么你写过那么多人只有我出现在你面前吗?”
喻文州心里有个答案,可是他耸耸肩膀表示不清楚,他想听黄少天说。
“因为你对我倾注的感情是最深的,”黄少天说,“我这个纸面上的形象因为你的用心就渐渐活了起来,我感觉到我和其他人不一样,他们像是一个个活在我身边的提线木偶,我有属于我自己的,超出你赋予的意识和情感。
“起初我是很开心的,我看着你一笔笔描绘我的故事,坐在你写的青色山丘上等你安排我的命运,我等啊等啊等到了结局,非常好的一个结局,光荣的剑圣荣归故里。
“之后我在故事里的家乡等你,在小镇上的酒馆里喝酒,在蓝色的湖里钓鱼。可是你好像把我忘了。”
黄少天有点苦恼地挠了挠头发:“为什么,这也是我最想问你的问题……为什么不再回来找我了?”
窗外的夕阳染红了黄少天的脸庞,他不再笑嘻嘻的,严肃的表情让他又很像书里那个所向披靡的剑圣了。
我的审美还是和二十岁那年一样。二十六岁的喻文州想道

评论(7)
热度(64)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