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喻黄】猫

喻总生贺&情人节贺
翻了翻发现自己没有写过原著向所以这是原著向
原著向真的很难写(x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想起了自家走丢的那只猫。
那是一只从路边捡来的土猫,有着威风凛凛的黄色皮毛和柔软的白色肚子,刚来的时候成天霸占着柜顶冲着喻文州喵喵叫。
十四岁的黄少天身型瘦削,眼神机警地得像猫。他的瞳孔和头发的颜色似乎比常人浅一些,在昏暗的走廊里像是发着光。
“ 我叫黄少天,职业是剑客,游戏账号在一区叫夜雨声烦……”
喻文州拖着箱子往宿舍里走的时候看见黄少天拉着别人滔滔不绝着。
夜雨声烦?那个boss猎手?喻文州多看了他几眼,对方警觉地发现了他,随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第一次见面,以后大家一起好好打游戏啊。”
喻文州的手速实在是称不上优秀,甚至达不到职业选手的及格线,这点他自己的认知很明确,也并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
只是黄少天蹿到他面前颠三倒四地说一些像是安慰的话时,他盯着对方上下颤动的细软发丝,忍住了想摸一把的冲动。
“我不会放弃啊,我本来就是要当职业选手的。”
正在念叨着“就算不在训练营也要好好打游戏啊你这手速在玩家里还是算高竿的啦”的少年顿了一下,眯了眯眼睛:“你这话很嚣张嘛,那我就看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咯。”
黄少天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像只气呼呼的猫,如果他有尾巴的话这时候一定是竖起来的,喻文州想。
喻文州并没有被淘汰,在一轮又一轮的选拔中他每次都是堪堪过线。少年们总是心气高傲且怀着一腔不大不小的恶意,吊车尾这个外号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散布开来。
喻文州听过黄少天这么叫他,看起来他们似乎少有交集,可是有好几次他都发现黄少天偷偷摸摸地看自己训练。喻文州的视线一转过去,黄少天就心虚地移开目光,嘴里嘀嘀咕咕装模作样地念叨着剑客的招式名。
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确实是个天才,以后也一定会是蓝雨的希望。喻文州看着他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动,想的却是以后和他并肩作战的场景。

喻文州小时候花了很长时间才让那只猫亲近自己,开始是每天坚持不懈的投喂,偶尔在它心情好的时候帮它挠挠下巴……终于有一天当他坐下的时候猫主动跳进了他的怀里。
“以前叫你吊车尾,对不起。”黄少天说,“你好像是挺厉害。”
他眼睛红红的,是今天的那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哭过,喻文州知道是因为什么。
衰老这个词用在魏琛身上听上去有点可笑,他还不到三十岁,还没迎来人生的大好年华。
可是对一个电竞选手来说,他最好的时光可能已经结束了。
“没关系,”喻文州说,“我从来没在意过。”
魏琛的离开让黄少天沉默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人再叫喻文州吊车尾,他们两个成为了蓝雨的未来双核,一起投入了没日没夜的训练生活中。
喻文州越来越博得了黄少天的信赖,十几岁的少年本来就没心没肺,他们的联系从荣耀迅速扩展到了生活里,喻文州夹起黄少天丢到他盘子里的秋葵挑了挑眉。
“我看你刚才吃的挺欢啊以为你很喜欢呢,开弓没有回头箭快点接受我的好意吧喻文州!”黄少天把盘子拉的远远的。
“不可以挑食啊少天。”喻文州微笑。
“哇每个人都有自己恐惧的食物好吗要尊重人的天性啊——唔。”黄少天的话没说完就被塞了一筷子秋葵,旁边的郑轩不耐烦地往旁边坐了坐,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不屑的“噫”字。
喻文州看着扑上去和郑轩厮打成一团的黄少天笑了笑,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啊。

而后他们又悉数经历了几次告别,训练营的人来来往往,送走了方世镜,挥别了方锐,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挥剑愈发潇洒,喻文州也渐渐习惯了这张承载了两代蓝雨队长冠军梦想的索克萨尔。
发布会前一天晚上黄少天抱着枕头敲响了喻文州宿舍的门,年轻的脸庞在黑夜里因为兴奋微微发着光。
“好激动啊睡不着,我来找你聊聊天,文州你害怕吗紧张吗想好明天要说什么了吗?要不我俩来对对稿?”
他叽里咕噜趴在喻文州旁边说了许多话,喻文州迷迷糊糊带着几分困意左耳进右耳出,说了一会儿黄少天似乎也困了,打了个哈欠之后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就陷入了梦乡。
喻文州却听清了,那句话是“晚安队长”。
从此“队长”成了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专属称呼,他鲜少再叫他文州,喻文州却觉得他们更亲密了,大概是他能感觉到队长两个字后的信任和支持。
四赛季的成绩不算好,没达成黄少天曾经许下的“斗神拳皇繁花血景魔术师我统统给他们收拾了”的豪言壮语,从赛季初的惊艳赞叹到后来的质疑惋惜,喻文州一直是微笑着面对一切评论,好的,或者坏的。

“我们一定会拿到冠军!”这是季后赛蓝雨输给霸图之后黄少天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喻文州说的最后一句话。
夏休期漫长又烦闷,在湿热的夜晚总是有梦侵袭。喻文州在梦里见到自家走丢的那只猫,它摇晃着长长的尾巴高贵又优雅地走着,时不时回头对他柔柔地“喵”一声,喻文州上前追它它却跳进了一个大的惊人的奖杯里。
奖杯是喻文州不久前看到过的荣耀职业联赛冠军奖杯,他低头去看,没有猫的影子,当中却睡着一个黄少天。梦里的他像抱起小猫一样轻车熟路地抱起黄少天,对方睁开眼睛对他笑了笑。
“我最相信你了队长,我们一起拿冠军吧。”
喻文州是被一阵不停歇的说话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却发现梦里的黄少天正站在他的床头叽里呱啦地说着话。
“哇队长你醒了啊,我在家太无聊了没事干就来找你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说好的早睡早起起来跑步呢,没想到你是这种队长……”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张一合的嘴,心里只有两个明晃晃的大字。
完了。

喻文州在十九岁的夏天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黄少天。
喜欢这件事和手速问题不一样,是没办法努力的,这条线虚无缥缈的另一头牵在黄少天手里。
新的赛季开始了,在其他队友的眼里喻文州还是像以前一样照顾着队员,对黄少天的关心也并无二致。但他自己清楚得很,自己这些天是怎么一点点开始疏远黄少天的。
他也相信黄少天能看出来,准备好了一套说词却没等到他来质问自己。
直到半决赛输给百花的那天晚上黄少天才敲响了喻文州的门。
“喻文州,我想跟你谈谈。”
他少有地称呼了喻文州的全名,表情也很严肃。
“你这个赛季都不太怎么想跟我单独接触,”黄少天有点低落地说,“你是不是……”
喻文州从脑海里翻出了那套借口,刚准备开口却听到黄少天说:“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了?是不是郑轩告诉你的?我问过他了他说没跟你说,我才不相信他……”
喻文州一向是个冷静从容的人,这时候也免不了一愣,他还在恍惚着,就听见自己的声音飘出来:“你喜欢我?”
黄少天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脸涨的通红:“你不知道?卧槽那我不是自己说出来了?卧槽队长你当我没说过!你在做梦!”
他脸红的样子真可爱,喻文州又想摸摸他的头了。
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
“别摸我头。”黄少天有点害臊地低声嘟囔着,估计还是觉得很丢脸。
我不止要摸你头,我还要亲你呢。喻文州想。
然后他按住黄少天的肩膀,给了他一个吻。
“我们以后一起养只猫吧。”

评论(15)
热度(183)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