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王杰希+郑轩】郑轩早上被闹钟叫醒,发现自己变成了王杰希

非cp向,阿轩台版封面出来那天的鸡血产物
全篇废话

一个普通的早晨是从闹钟响起开始的。
郑轩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够手机,亮起的锁屏上一个硕大的微草队徽闪瞎了他的双眼。
……什么鬼,是还没睡醒吧,压力山大啊。
他这样想着又闭上了眼睛,甚是满足地又眯了十五分钟后总算懒洋洋地坐了起来,摸过手机一看,还是那片熟悉的……绿色。
屏幕在他发呆的时候黑了下去,光亮的玻璃屏上映出了一对同样熟悉的,联盟里十分出名的大小眼。
有人敲了敲门,许斌温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队长?队长起来了吗?”
啊,别人家的副队,郑轩回想了一下自家副队踹门叫起床的方式,感到了深深的悲哀。
如果黄少天在这儿,肯定扑上去揪着他的头发骂:这种时候还走什么神!快看看你自己!你变成王杰希了诶!王!杰!希!诶!大!小!眼!诶!
门外的许斌没有得到回音,又敲了几下:“队长?队长?”
郑轩这才回过神:“起来了,马上好。”
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又对着镜子发了几分钟的呆,郑轩这才思考起对策来。
啊,一米八以上的视角就是不一样啊,感觉空气都清新了很多,诶,比黄少还矮真是压力山大,还好有小卢……对了,现在是不是应该找队长问问怎么办。
他找来了王杰希的手机,指纹解锁,不开,提示输入密码。王杰希居然没有设置指纹解锁。
王杰希的密码会是什么呢,听黄少说他没有女朋友,那大概是他自己的生日,可是他自己的生日是什么呢……好像是巨蟹座……
微草训练室,众人等了半天终于看见了迟到半天的自家队长,撑着桌子,表情十分困惑。
郑轩:“你们……你们还记得我的生日吗?”
众人:……

王杰希是被一阵踹门声吵醒的,身下的床松软地不像往日,他觉得自己又有点不受控制地昏昏欲睡起来。
“起来啦!开门啦!快起来快起来!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赖床!郑轩我告诉你,再不起来明天就把你卖到微草!让王杰希好好治治你!怕了没怕了没?怕了就快起——”
门被从里面一把拉开,一米七三的房主目光炯炯地盯着门外的黄少天,仿佛内心隐藏了一个一米八一的灵魂。
王杰希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门口这位烦人的同事,对方已经一惊一乍地冲自己肩膀擂了一拳:“今天怎么这么快?吃耗子药啦?”
王杰希扶额:“我出了一点状况,我要见喻队。”
黄少天上上下下扫视了他一通,敏锐地发觉了队友今天不太对劲,胳膊往他肩膀上一勾:“见我如见队长,有什么事先跟我说说呗。”
此处应有邪恶笑声。王杰希的眼皮抖了抖。
喻文州接到电话赶来郑轩宿舍的时候,黄少天正蹲在椅子上一副恶霸流氓相:“叫副队,叫副队,我现在是你副队,不叫副队叫天哥也行。”
王杰希明白对这人除了无视大法好之外没什么好办法,只站起来跟喻文州打招呼:“喻队。”
喻文州大概从电话中了解了情况:“灵魂穿越这种事我听说过,可真没想到会发生在你们身上,王队现在打算怎么办?”
王杰希倒是异常淡定:“这个我倒有办法解决……”
喻文州高深莫测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高深莫测地回看喻文州。
喻文州:“你需要什么?”
王杰希:“只需要喻队给郑轩打个电话,麻烦他晚上12点跟我视个频,哦,对了,还麻烦他照顾下队里,不要被队员发现了。”
郑轩这个人,懒是懒了些,不过也不会出什么大差错吧。
“诶,阿轩这个人蔫坏蔫坏的,”黄少天叹气,“嗯……你就在这拜拜佛保佑你草队员吧。”

郑轩挂了喻文州的电话,在走廊里伸了个懒腰,又纠结了起来。
去做基础训练?虽然通过比赛都能推测出银装属性但是用王不留行总有种窥测他草战队机密的感觉……似乎不太好啊,可是不去训练又容易引起怀疑。
路过上厕所的许斌:“啊,队长,在思考下场对霸图的比赛吗。”
郑轩:“对,我去找张弹药专家的卡琢磨一下怎么打张佳乐。”
许斌:队长不愧为队长,果然用心!
郑轩偷偷摸摸做了会儿训练,幽幽地站起来开始巡视微草众人。
啊,微草训练室纪律就是好,队员又安静又乖,不像我大蓝雨,黄少话太多,队长又不管他,真是压力山大啊。
走着走着走到了刘小别身后,后者明显脊背一震,坐的更直了些。
郑轩却盯着他电脑右下角闪动的QQ看,头像很熟悉,就是他大蓝雨的卢瀚文。
郑轩咳嗽一声:“小别啊,我们出来谈谈吧。”
刘小别很紧张。
刘小别很忐忑。
刘小别看着队长的大眼变得更大,小眼变得更小。
郑轩:“你最近跟小……卢瀚文走的很近啊。”
刘小别尴尬:“就pk几把,那小鬼缠的太紧。”
郑轩的护犊之心升腾而起:“卢瀚文是个好孩子,你要好好跟他pk,多交流交流感情。”
刘小别:“……”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今天队长的背挺的不是很直,气场也很放松,说起卢瀚文的时候,更是一脸拉媒保纤的诡异神情。
有种,微妙的,ooc感。
郑轩在他狐疑的目光下赶紧招呼他回训练室,看着刘小别一边走一边回头,感觉心累累的。
啊,王队真是不好装啊,压力山大。
微草食堂没有叉烧吧,压力山大。
为什么王队的法阵只能夜里12点做啊,压力……山大。

王杰希倒是挺悠闲,喻文州宣称郑轩不舒服要休息,代价是,和,黄少天pk。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当垃圾话免疫训练嘛,房间王杰希开的,禁语音,黄少天恨不得从训练室跑过来揍他。
打完几局黄少天还不停地在房间聊天室里叨叨,王杰希淡定地伸手去拿杯子,回来就看到一句“我记得郑轩D盘里好多小电影的你要是闲的无聊可以看看”,手一抖半杯水洒在T恤上。
都说蓝雨自由开放,诚不我欺。
王杰希脱了衣服打开衣柜翻衣服,翻出来一打上面印着【压力山大】的T,红橙黄绿青蓝紫,不知道是星期T还是撑同志反歧视。这位同事的衣柜比他想的更生动活泼,王杰希纠结着拎出一件大脸猫的卫衣套上了。
不知道大家今天有没有好好练习,他想,忘了告诉郑轩晚上要查房叮嘱他们睡觉了,蓝雨看样子是没有这种规矩的。
他正思考着要不要给郑轩发个消息,有人在外面“砰砰砰”地敲起了门,卢瀚文尚存稚气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轩哥轩哥,我给你带了咕噜肉!”
蓝雨的未来把饭盒塞外王杰希怀里:“轩哥你没事儿吧?你今天没来大家都很担心你。”
他说着仔细地看了看王杰希的脸色:“啊,果然是生病了吧,轩哥你一脸正经好可怕!”
王杰希:“……”
卢瀚文坐在王杰希对面的椅子上,两条细零零的腿在空中愉快地晃动着,一副想说什么话的样子。
“有什么开心的事想说吗?”王杰希问。
卢瀚文的眼神变亮了:“有的有的,今天小别前辈跟我pk了,小别前辈还说,他们队长跟他说要我们经常切磋切磋。”
王杰希眼皮抖了抖,这一小动作落在眼神很好的卢瀚文眼里变成的赞许的意思,于是他开心地跳下椅子一把搭住王杰希的肩膀晃悠起来:“耶耶耶,以后可以经常和小别前辈pk啦,轩哥我晚上请你喝奶茶!”
黄少天的声音从走廊里传来:“卢瀚文!我的咕噜肉呢?!”
蓝雨自由开放,诚不我欺。王杰希默默地吃咕噜肉。

十二点,相隔大约两千公里的B市和G市,两台笔记本散发着幽幽的光。
郑轩打了个哈欠,视频那头的王杰希看着自己懒散的脸咳嗽了两声,问:“我房间里的王不留行呢?”
郑轩露出一个介于“你居然在寝室里养王不留行”和“哦有女队员是吧真不容易”之间的表情,环顾了一圈终于在阳台上发现了那盆植物,捧着它回到了电脑前。
王杰希盯着王不留行。
王杰希用郑轩的脸深情地盯着王不留行。
王杰希用郑轩的脸深情地盯着王不留行看了十五分钟。
“好了。”在郑轩快睡着的时候王杰希说,“去睡觉吧,明早起来应该就好了。”

一个安心的睡眠后王杰希睁开了眼睛,嗯,他的房间,拿过手机确认了一下,嗯,他的手机。
终于回来了,王杰希心情甚好地洗漱用餐,直到许斌忧心忡忡地跟他念叨刘小别怎么还不来训练。
说不定是昨晚和卢瀚文聊天聊太迟,王杰希揣测,抬脚来到了刘小别寝室门前。
“小别,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门缓缓地打开,门里的刘小别一张崩溃的脸。
“王队,为什么我还在这里,”他说,“真是压力山大。”

评论(96)
热度(1864)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