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天机(八)

手机发,不知道格式对不对

(八)
蓝雨一行人终于到了霸图。
古来有灵气修仙之地无外乎依山傍水或隔绝人世,霸图也不例外,郑轩仰头看着面前的高山面无表情地转身:“我们走吧,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飘着的徐景熙表示不理解:“你又累了吗?你怎么天天都走不动啊?”
喻文州笑眯眯地把徐景熙按回玉佩,又敲敲郑轩脑门将它变回原形扔到宋晓怀里,左手抱着抱狐狸的黄少天,右手拎着圈住狸猫的宋晓,再把玉佩一揣,轻飘飘飞到了山门口。
山门口有个相貌温厚的青年正在和一个少年说着什么,被突然出现的喻文州吓了一跳。
青年:“在……在下林敬言,霸图雷堂堂主,不知真人师出何派?”
喻文州正想答话,宋晓怀里的狸猫一把栽倒到地上,十分不给面子地……吐了。
宋晓颇为歉意地朝林敬言念了句“无量天尊”,解释道:“我师兄可能有点晕……山。”
一旁的黄少天这时终于开始插话:“我们是蓝雨派的,蓝雨知道吧,就那个岭南的蓝雨,话说从蓝雨到你们这可真远啊,我们走了好久你知道吗,我们掌门魏老大来不了了这是我的师兄现在是代掌门的喻文州,那个在吐的狸猫是我三师弟郑轩,那个光头是我五师弟宋晓,不不不这狐狸不是四师弟四师弟在师兄怀里……”
徐景熙从喻文州怀里飘出来向林敬言打了个招呼:“久仰久仰。”
林敬言:“……”
林敬言身后的少年:“他话好多啊。”
黄少天不以为意:“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蓝雨掌门最宠爱的弟子黄少天,未来的剑圣!”
喻文州对着一脸无语的林敬言笑笑:“就是这样。”
林敬言把涌到嘴边的槽压回肚子里:“那请蓝雨派诸位跟我来,我来给各位安排食宿。”
黄少天举手:“林道长啊,其实今天是我生辰,能不能弄点丰盛的饭菜啊?”
林敬言沉默,林敬言拍拍身后少年的肩膀。
“方锐,你把你的点心都给几位打包送去房里吧。”

方锐带着自己的零食到了蓝雨派的小院里。
那只狸猫可能还没从直上直下的上山方式里缓过来,正躺在石桌上一脸生无可恋地晒太阳,那个一看就是和尚的小道士在一旁怂恿那只狐狸去咬狸猫,那个鬼在屋檐下认真地泡茶……
唯二正常的似乎是树下练剑的黄少天和一旁看书的喻文州,方锐瞧了会儿黄少天的剑式,又快又犀利,确实一派大家风范。
只是若是他的木剑不往喻文州手上那本书招呼,看起来就更正常了。
喻文州挪书的动作看起来慢吞吞的,却总能在黄少天剑尖抵到书页前一秒把书移开,这番几十招下来黄少天终于把剑一摔:“我饿了!”
蹲在院门口的方锐咳了一声,拿起一块绿豆糕朝他晃晃:“阿黄来?”
黄少天怒:“谁是阿黄?!”一个闪身过来劈手夺下方锐手里的点心。
方锐笑嘻嘻地跟他搭话:“你挺厉害的哦。”
黄少天一脸警惕:“别以为两句好话就能收买我,说,你有什么目的?来这干嘛?”
方锐摊手:“没目的,老林忙不陪我玩,我觉得你们挺好玩的,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嘴里还塞着绿豆糕就开了口:“好,那你以后来找我们玩。”
他又歪着头想了想问方锐:“你会不会打架,我们要不要比一场?”

方锐是林敬言有次下山捡来的小孩,这小孩自小无父无母,在山下的小城里当了个小乞丐们的孩子王,所以虽然接受的是霸图纯正的气修教育,他的招式却运用的格外……有市井气息。
气修讲究运气为招,方锐左一道气流,右一道气流,上窜下跳,看起来一点修仙风范都没有。
黄少天倒是应对自如,一边闪躲一边跟他扯皮:“诶你这歪了歪了,哦哦哦你是故意的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哈哈哈给你看看我的厉害!”手中木剑招招凌厉向方锐逼去。
方锐眼见木剑直戳过来,手往宽大的袖子里一拢,再拔出来一推,借着气流的力向后急速退去。
“我跑!我跑!我跑跑跑!你来追啊!”他这样挑衅。
黄少天追着他绕着院子跑了起来,蓝雨一行人兴味索然地围观起了追逐战,跑了一会儿方锐想回头嘲讽两句,刚一转脸一道凛冽的剑气就从他脸颊边擦过,留下一道细小的血痕。
方锐大吃一惊,倏忽间黄少天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赶了上来,他的双眼里燃烧着燎原的烈火,手里的木剑带着磅礴的杀意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他的脖子抹来,方锐只好就地一滚,堪堪避开,转头看见黄少天又提着剑出现在他面前。
完了完了,方锐心想,这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像变了个人似的,老林的鸭血粉丝汤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喝到了。
再抬头黄少天却软软地倒在喻文州怀里,后者歉意地对他笑笑,眼里是止不住的担忧。
“少天恐怕是走火入魔了。”喻文州向方锐解释,他的手放在黄少天的颈侧,熹微白光在他手心跳动着,黄少天激烈起伏的胸口仿佛平缓了些许。
“你们来给方锐倒杯茶压压惊,我去给少天运功疗伤。”喻文州给惊呆了的蓝雨众人丢下一句话,急匆匆抱着黄少天进了屋。

不远处的霸图大殿里,副帮主张新杰仿佛感应到了什么遥遥朝小院望去。
正与他下棋的微草掌门王杰希落子的手也顿了顿,随着黑子落下的是轻飘飘的一个问话。
“冰雨?”

评论(10)
热度(48)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