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天机(六)

(六)

漂亮的姑娘毫不客气地在宋晓旁边坐下,男子也和喻文州搭上了话:“哟,这不是文州吗?”

黄少天蹭一下抬起头,两只黑亮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陌生人。

“叶修前辈。”喻文州有礼貌地作了个揖,和面前的人攀谈起来,黄少天听他们熟稔的交流,难得的闭上了嘴。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个叫叶修的男人很强,这种感觉在他见到喻文州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而别人看叶修身上那种懒洋洋的气质,在他眼里却是一种阅尽千帆后的沉淀感。

黄少天讷讷地用筷子戳碗里的肉,心思却百转千回地飞到了喻文州会不会同意他和这人打一场,正脑补第八种喻文州拒绝的理由时宋晓旁边的漂亮姑娘敲了敲他面前的桌子。

“那个,可以让我摸一下吗?”少女感兴趣地盯着他怀里的阿烦,黄少天正想点头答应,阿烦已经一个箭步飞奔出去蹿进少女的怀里,一脸满足地任摸任蹭。

黄少天:“……”

宋晓立马在一旁搭讪:“你瞧它多喜欢你啊……哦,这狐狸叫阿烦,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少女微笑:“苏沐橙。”

“名字真好听!”

郑轩嘴角抽了抽,给黄少天甩去一个“这家伙当年怎么当的上和尚”的眼神。

黄少天默契地回了一个“那你也别一直盯着人家看啊你这死狸猫”。

“……所以你们是要去老韩那里?”叶修摸着下巴一脸兴致盎然,“你也就仗着老韩没见过你几面瞎闹吧,你看看你们这队伍……也是挺鬼斧神工的……”

喻文州笑笑不答话,叶修饶有兴味地转向黄少天:“小鬼,有没有兴趣打一场?”

黄少天兴奋地一拍筷子:“打就打!谁怕谁!”

喻文州把他的筷子塞回手里:“把青菜吃掉。”


叶修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上去是蓝雨一行人里最正常的——至少是个有头发的人——其实也是个奇葩。

对面的小鬼从抽出木剑开始一张嘴就开始喋喋不休念个不停,叶修自认为好歹算个江湖传说,却从来没打过这么吵闹没格调的架。

“走神了!”这时候黄少天却从对面寻得隙机蹿过来,手中木剑直抵叶修咽喉要害,叶修堪堪向后倒退一步,伞尖却先一步戳到黄少天胸口。黄少天只感觉到一股澎湃冲力,整个人向后倒去被上前的喻文州接个正着。

“小鬼倒是挺不错,你算捡到宝了。”叶修对喻文州说,“不过有点还是得告诉他,别人的破绽也可能是个陷阱哦。”

“多谢前辈指点。”喻文州态度谦恭有礼,伸手制止了怀里跃跃欲试想骂人的黄少天。

叶修架子端的很足:“不客气,我们先走了。”

走出不远叶修跟苏沐橙感叹:“大意了大意了,那小剑客可不简单,差点着了他的道。”

苏沐橙诧异:“你不是故意卖的破绽吗?”

叶修摇头大方否认:“我当时真走神了,那小鬼如果再长高点应该就能戳到我脖子了吧,真不该小看他。”

他又笑了出来:“不过喻文州应该看出来了,你看最后他道的谢多没诚意。”

苏沐橙耸耸肩膀脸上露出了明丽的笑容:“蓝雨……他们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大门派的吧……”

“你喜欢他们?喜欢哪个?”

“那只狐狸挺可爱的。”


客房里趴在桌子上吃点心的阿烦打了个喷嚏,爪子里的绿豆糕一甩掉到了地上。

“喂喂喂!没良心的主人,我会不会感冒了啊。”他冲着趴在喻文州腿上的黄少天喊,后者不屑地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哼声。

“我看你好的很,今晚抛弃我朝人家怀里钻的时候尾巴不还甩的生龙活虎的嘛怎么就病了,哦多半是没良心的病犯了治不好,饿两顿就好了。”黄少天对晚饭的事耿耿于怀,残忍补刀,“你看你一只狐狸都快吃成猪了,我今天找了半天找不到你的脖子。”

阿烦伸出爪子摸摸自己的脖子,可怜兮兮地看向喻文州。

“没那么胖,”喻文州好心安慰它,“多运动运动就好了。”

阿烦便趾高气昂地甩着尾巴跳下桌子去找郑轩了,黄少天盯着它圆圆的背影啧啧感叹,不知道狐狸肉好吃否。

喻文州正拿着条新发带给他绑头发,旧的一条刚才黄少天和宋晓打闹的时候挣断了,黄少天的头发不长,细细软软的却一点也不肯驯服地这里翘一撮那里翘一撮,喻文州总是耐心地用手把它们捋平顺了再绑起来。

“少天,刚才比试的感觉怎么样。”喻文州问。

“他很厉害,”黄少天闷闷地说,“我知道今天我差点就刺到他了,可是我跟他还差很远。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我觉得魏老大最厉害了,然后就是我,山脚庙里的臭和尚没一个能打过我的,可是出来才知道还有这样的人,魏老大肯定都打不过他。”

喻文州给他绑好了头发,听闻此言摸了摸他的脑袋:“少天长大以后也能成为那样厉害的人的。”

“像他那样?还是不要了,虽然很厉害但是感觉很没下限的样子,我长大以后要当魏老大那样的人!”黄少天一脸兴奋。

……然而在没下限上并没有什么两样啊少天,喻文州想。

“不过我长大以后文州是不是要走了,”黄少天说,“给自己加道光,飞到天上去,在天上随便呆十几天再下来就发现我老了,这样可不好。”

喻文州微笑:“少天舍不得我?”

“嗯,而且文州感觉很弱的样子,上天会不会被其他神仙欺负?”黄少天感叹。

“……”

阿烦逗完郑轩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黄少天僵硬地在门口站着,一脸扭曲。

“你在干嘛?”阿烦不解。

黄少天继续扭曲自己的五官:“文州给我下了道束缚咒让我练着自己挣开,这个是自己能挣开的吧?是的吧?”


评论(5)
热度(65)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