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天机(一)

一个脑洞


黄少天在练剑。

他手上握着一把木剑,嘴里叽里咕噜念着他师父交给他的咒语,他那暴脾气师父歪在树荫下打盹,身侧卧着的狐狸舒适地蜷成一个雪白的团子。

“师父,我的手快断了。”黄少天颇为凄惨嚎叫,“真的快断了。”

魏琛掀开一边的眼皮瞅了院子里的少年,语气冷淡:“阿烦还没醒呢,小兔崽子,你连只狐狸睡觉的时间都熬不过来?”

黄少天愤怒地瞪了偎在他师父旁边仿佛昏迷的狐狸一眼,狐狸若有所感地摇了摇尾巴,依旧紧闭双眼。

于是黄少天嘴里的碎碎念变成了:“喂不熟的臭狐狸,也不想想是谁带他来的啊,死狐狸,臭狐狸……”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狐狸阿烦总算睁开了眼睛,傲慢地看了龇牙咧嘴的黄少天一眼后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用头蹭了蹭身边打起呼噜的魏琛,黄少天看着他师父悠闲地踱步过来,蹲在他面前的腌萝卜前数苍蝇的尸体。

“不错不错,颇有成效,颇有成效,少天的剑法真不错,去吃饭吧。”魏琛大手一挥,终结了这场被他称为“保卫萝卜”的噩梦。


黄少天今年十五岁,据魏琛说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被一个仙人送到自家门前,哦,还有那只倒霉狐狸阿烦。

黄少天对自家师父的吹牛水平深有体会,所以对仙人送子的说法嗤之以鼻:“仙人早料到你收不到徒弟,所以才把我扔过来安慰你咯?”

“胡说,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是神一般的人物,想拜在老夫门下的修仙弟子数不胜数!只是老夫掐指一算,有个小毛头须得老夫谆谆教诲,这才……”

后面魏琛说了什么黄少天不知道,他津津有味地在桌子底下翻着从魏琛那偷来的传奇故事——总之就是没把仙人当回事。

所以当一个真的仙人站在他们破落的蓝雨派门口时,黄少天的心情简直可以用魏琛昨天训练他的“神庙逃亡”来形容——他那倒霉师父让他去山下的庙里取些新鲜的瓜果——“必须要是最大的那尊佛像前的,老夫早就看那群臭和尚不顺眼了。”魏琛冷酷地说。

仙人伸出手揉了揉黄少天有点杂乱的头发,声音带着笑意:“都长这么大啦,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不会说话呢。”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摸了我的头发——黄少天的内心世界炸开了花,他呆呆地看着仙人风雅的身姿,飘逸的长发,温柔的面容一时忘了言语。

“连声音都这么好听!”黄少天带着点羡慕地想着。

魏琛听闻响动匆匆赶来,大惊失色:“你怎么来了!”

“自从上次与真人一别,甚是挂念,此次下凡特来拜会。”仙人点点头道。

“哦,我们都挺好,没啥好挂念的。”魏琛满不在乎地说,“进来坐坐?”

黄少天此时用肃然起敬的眼神望着他的师父,虽然师父好吃懒做,喜欢吹牛和欺负自己,但是这种在仙人面前坦然潇洒又带着一点不屑的态度——太厉害了!

他又鄙夷地看了一眼在仙人腿上蹭来蹭去的阿烦——狐狸的尊严呢?!你瞧你同狗有什么区别!

仙人泰然自若地坐在魏琛搬来的缺了条腿的板凳上,略微矜持地一颔首:“真人上次托我打听的人,有消息了。”

魏琛脸上的不屑挂不住了:“在哪?”

“南海有岛状若新月,真人可前去一探。”

魏琛犹豫地看了看黄少天,后者正挺着胸脯抬着小脸问:“什么岛?什么人?我也去我也去!”

“一名故友,”魏琛带着点忧愁道,“这路上千难万险,我怎么敢带你这兔崽子去?”

只见那仙人脸上带着点笑意道:“真人不必忧虑,我可以照顾少天。”


魏琛还是走了。

临走他把掌门令和一沓黄纸符咒给了黄少天。

“老夫不在的时候蓝雨就交给你了。”他郑重地把这两人门派的掌门令擦了又擦,“等老夫回来。”

仙人——他让黄少天叫自己喻文州——和他一起站在山脚目送魏琛远去,黄少天看着魏琛的背影缩成一个蚂蚁般的小点,幼小的心灵突然翻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情绪来,喻文州看着他有点落寞的表情,怜惜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少天难过的话可以说出来。”

黄少天顿了顿,抬头无比认真地说:“嗯,不如我们把师父在后院偷埋的酒都喝了吧。”

喻文州:“……”

喻文州:“修仙之人忌豪饮。”


喻文州敛去身上一层淡淡浮光,看起来就像人间大户家温文尔雅的公子。

黄少天手指绕着他的头发晃悠:”修成仙就是给自己加层光啊。“

喻文州一边检查他抄的大荒经一边敷衍他:”可以这么说。“

黄少天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那除了夜间照明以外,加层光还有什么用啊?“

喻文州仔细辨认黄少天张牙舞爪地字迹,发现在抄的经书间,自由自在地分布着诸如”好饿啊想吃点心“”练剑好辛苦手好痛要断了要断了“”好烦好烦好烦好烦“等主人心情写照,不禁扶了扶额。

却不妨碍他回答黄少天的问题:”比如吓鬼啊,吓妖怪啊,还有让漂亮小姑娘一脸崇拜地看着你啦,就像你那天看我一样。“

”谁是漂亮小姑娘?!“黄少天涨红了脸。

”重抄一遍,明天交给我。“喻文州笑眯眯地把功课甩给他,”那你承认你对我很崇拜?“

看到那样的笑容,黄少天又像五雷轰顶似的,攥着功课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喻文州捏了捏身边阿烦的颈子:”你这主人甚是有趣。“

白狐狸愉悦得把肚皮翻过来,活生生像一只大狗,在喻文州挠了它两下后懒洋洋地开口:”他就一傻缺。“

如果黄少天在现场看到他养了十几年的宠物突然开口说话,一定会被吓的目瞪口呆。

喻文州一边用桌上的点心喂狐狸一边想,狐狸的眼珠子转了几转,舔了舔嘴唇:”大人此次下凡天上事务不要紧么?“

”不碍事,有人帮忙照应着,再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就算在这耽误十几年天上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喻文州说,”你还想吃东西么?“

阿烦的回应掷地有声:”想!“

喻文州把余下的点心用小盘子装了放在地上,拿起一卷书,像个人间的书生一样翻阅起来。

他的余光却一直瞥向窗外,那里传来奇异的沙沙声。


评论(13)
热度(122)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