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楚苏】明明

大概算隔青天的前篇?

今天看了一下楚苏已经写了2w+都可以出个小薄本了 前世今生各种系列有木有  要不要真的出一发试试23333333

果然对百合是真爱

BGM:林忆莲 明明

顺便附上隔青天地址


楚云秀倚在门上瞧苏沐橙卸去脸上的戏妆,雪白的巾子擦上去带下来浓墨重彩的一笔,眼角的桃花在巾子上晕开一片水红。

苏沐橙一挑眼在镜子里看到了她,手上的动作停下来,对镜子露出了一个带着点娇憨的笑容。

这样笑倒是像个女学生,楚云秀想,却没走上前去,指缝里夹的烟无意识地抖了抖被她碾灭在门框上,留下一个焦黑的痕迹。

"你来帮我擦。"苏沐橙冲她仰起脸,眼睛半开半阖地瞅着她,楚云秀这才走上前,重新拿了块帕子细细给她擦了起来。

"我听说有种卸妆的法子叫舔妆,你听过吗?"苏沐橙笑嘻嘻地带着半面妆说,"用舌头把油彩舔了,卸的干净。"

"你都是哪儿听来的法子,看来我倒是要找吴小爷问问了。"楚云秀说。

"上次我瞧见李轩给他舔咧。"苏沐橙无所谓地说,手绕到了楚云秀身后解了她的发髻,"上次我去他院里送东西的时候。"

"他俩真是……吴小爷都成了班主还上什么妆,专门给李轩唱的么?"楚云秀把滑到颊边的头发撩到后面去。

苏沐橙的视线顺着她垂下来的头发滑到她紧紧扣住的旗袍领口中,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触手一片滑腻,忍不住多摩挲了几下。

楚云秀只觉得她的手冰凉,细细的眉毛笼了起来:"每天让你喝的热粥喝了没?"

苏沐橙点点头,又摇摇头,她的妆此时已经卸完,露出一张素净美丽的脸庞出来,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隐隐有东西在燃烧,她扯住了楚云秀的手问:"到底,到底何时让我出去和你们一起,我已经没事了,叶修还是不准我出去么?"

"他是为你好,外面危险,莫说是他,我也不肯让你出去的。"楚云秀摸了摸她的脸,"上次伤的那么重,再休息休息好不好?"

苏沐橙拧起了眉,上次她和吴羽策在伏击中受了伤被送到这个昆曲班子里藏着,如今她都能登台唱戏了叶修也没有接她回去的意思。

"再等等。"叶修托人传来的话总是这句。

"这次我回来就接你回去。"楚云秀安慰她,"不管叶修怎么说我都把你接出去。"

苏沐橙搂住她的腰蹭了蹭,闷闷地恩了一声,楚云秀抚摸着她后脑浓密黑亮的头发叹了口气。

苏沐橙生的好,苏沐橙生的太好了,连她的头发都和别人不同似的好看,楚云秀知道叶修在担心什么,她拉过苏沐橙的手,亲了亲那葱白样的手指,谁能想到这样美丽的手可以握枪握的那样稳呢?——但是,一旦见到了,可不就是印象深刻吗?

苏沐橙小声问她:"你这次要去哪?和谁一起去?不是什么大事吧?"

按理她不该问这些,但她就能坦然地开口,就仗着楚云秀对她硬不下心来。

"去武昌,和喻文州一起。"楚云秀说,"不是什么大事,很快就回来。"

苏沐橙搂的更紧了些,隔着一层薄薄的绸子能感觉到楚云秀淡淡的体温,她没话找话地说起来:"从没见你穿过这身,很好看,什么时候做的?"

"你喜欢?你喜欢下次我去那家铺子给你做一件,想要什么颜色什么花型?"

"想要大红色的,绣个金红凤凰更好了。"苏沐橙说,"咱俩一人一件,拜堂成亲去。"

"好。"楚云秀还想说什么,却被叩门声打断,一转头看见吴羽策披着件衣服站在门口,咳了两声道:"该走了,李轩在外面等你,路上小心。"

楚云秀带着点歉意地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迈出门槛时回头瞧了她一眼,又踩着犹豫的步伐离开了,此时正是夕阳洒下万丈红辉的时候,苏沐橙大睁着眼睛凝视着楚云秀婀娜的背影融入那一片红光,突然有种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

几乎是须臾间就做了决定,她毅然扭过了头不去看消失在门外的楚云秀,叫住了准备回去的吴羽策。

"我有件事想同你商量。"她说。

 

楚云秀和喻文州去武昌是为了把城里的情报带出来,自从日军占领武昌之后便封了城门,进城出城都要接受严密的排查,城里的同志毕竟是长期布下的棋子,还是得他们去把东西带出来。

这些天他们假扮成一对来探亲的小夫妻住在城里,喻文州是个做事稳妥的人,找到接应后并不急着交接东西,反而在这几天将武昌的大街小巷摸了个遍,今日才出来拿情报。

"顺便瞧瞧他们在这里的势力,"路上喻文州低声附在楚云秀耳边说,"叶师长说了让我们留心他们在这里有多大的家伙。"

楚云秀状似亲昵地挽着喻文州的胳膊,她知道喻文州说的"他们"是指国军,便点了点头道:"晓得了。"

又绕了几个圈子等巡逻兵走过才来到事先约定好的小巷,迎面走来一个挑夫,经过他们时状若无意地叹了一声:"这担子可不轻哟!"

"把它放下来歇歇脚又何妨?"楚云秀说,与那挑夫相视一笑,喻文州轻轻搭上那蒙着布的货物,手再伸回来时掌心里多了一张纸条,再一翻手便将那纸条塞进袖子里。

"再重的担还是得挑哦——"那挑夫压了压帽子,长叹一声后又挑起扁担向巷口走去,喻文州和楚云秀长舒一口气,也准备离开,偏偏此时巷口那边走出一个日本巡逻兵——喻文州一愣,意识到这个可能是刚才掉了队,立即偏了偏身子想把楚云秀遮起来,那日本兵好像瞧他们在这小巷里觉得有些奇怪,已经面色不善地拎着枪走过来。

"你们!干什么的!"日本兵吐出一嘴生硬的中文,把枪一横先拦住了那挑夫的去路。

挑夫急忙陪笑:"我路过,卖货的,卖货的。"说着掀开货物上的布,几个罐子露了出来。

日本兵颇为怀疑地瞅着他,一只手端着枪,另一只手在罐子里摸了起来,又搜了那挑夫的身,果然什么也没找到,阴鸷的目光向喻文州和楚云秀身上扫过来,他一脚踢开那挑夫,伸手向喻文州身上摸来。

喻文州心里一紧,正要说话,楚云秀却站了出来。

"我们是来探亲的夫妻,在城里迷路了。"楚云秀说,她今天穿着宽松的布褂子,脸上也用颜料抹的黄黄的,看起来颇不起眼,此时站出来却是从身上摸了个银镯子递了过去。

那日本兵的中文似乎不是太好,可能也没听懂她说的是什么,接过镯子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顺手把那布褂子往上一捋,只看到雪白一段胳膊,登时变了脸色。

"女人!你!"日本兵指了指她的脸,喻文州脸色一变,却看见日本兵身后的挑夫取下了扁担朝他后脑砸来,喻文州忙给他打手势阻止却没来得及,那扁担重重地砸上日本兵的后脑勺,后者痛叫一声举起了枪。

喻文州立即向巷口招手,挨着巷口的阁楼上迅速跳下一个身影。

黄少天知道必须在日本兵反应过来鸣枪之前解决掉他,他这几天跟在楚云秀和喻文州身后悄悄潜伏着就是为了提防这种情况,他掏出袖子里藏着的利刃,极快地向日本兵靠近。

没有赶上,枪声已经响起,日本兵鸣枪后挣扎着把枪抵在楚云秀后心,喻文州拦住了黄少天,用眼神示意他伺机而动。

这时响起了第二声枪响,却也是从巷口的斜前方发出,子弹擦过楚云秀的腰深深埋进日本兵的身体,黄少天趁机上前推开楚云秀,手里的利刃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划,日本兵就这样毙了命。

“快走。他们一会儿就会赶到。”喻文州低声催促,“这枪响的奇怪,敌我不明,还是先离开此地为上策。”

一行人匆匆向外跑去,黄少天殿后,一边跑嘴里还念叨个不停:“我说那人可是好枪法,要是稍微偏那么一点云秀可就跑不了啦,我看这人肯定不是敌人,诶你说是不是周泽楷啊那小子闷不吭声的如果来了肯定也不告诉我们——”

楚云秀却骤然停住了脚步:“是沐橙!”她心里突然明镜似的,那一枪的刁钻角度,子弹造成伤口的大小,分明就是苏沐橙打的,她说着就往回跑去,黄少天拦不住她,只得跺跺脚跟上去,还冲喻文州喊:“你先回去,快回去!”

苏沐橙收起枪轻盈地从楼梯翻了下去,她心情不错,步子也变得轻快起来,走出门不消几步却被楚云秀拦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楚云秀含着点薄怒地问她,苏沐橙咬着嘴唇低着头就是不说话,黄少天在一旁急的直跳脚:“我的姑奶奶们!快走吧!这一会儿巡逻兵回来了肯定要搜这边的!到地方再说行不行?”

黄少天领着她俩七绕八绕地回了临时住下的房子,喻文州站在院子里等他们,看见苏沐橙也是一惊,随即皱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让她们先说说话歇一歇,文州你也累了吧,我可累坏了,你帮我揉揉肩吧。”黄少天见喻文州似是要开口斥责忍不住先插了嘴,把喻文州推进屋子里,还有空回头朝苏沐橙使了个眼色。

苏沐橙盯着自己的鞋看,半晌偷偷伸出一只手握住楚云秀的手小声地说了句抱歉,她素来是听话的,只这一次离经叛道地跑了出来,心里其实也是没底。

楚云秀摸了摸她的头发,叹了口气:“你怎么混进来的?下次别胡闹,非得吓死我跟叶修么?明天我们出去你回班子里,我跟喻文州他们说一声不往叶修那里通气了。”

“······我也担心你。”苏沐橙说,她不知道怎么表达出那天看着楚云秀背影的心情,只说了这一句就接不下去话了。

楚云秀揽住她的肩膀把她带进自己的房间里,苏沐橙眼尖地瞅见床头放着一块帕子,素白的帕子上面沾了油彩,分明是那天楚云秀给她擦脸的那一块。

那时她们不会想到,几十年后,她们到死也没有再见面。


评论(16)
热度(102)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