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全职\喻黄】山有木兮(十)

不要脸地来填这个坑

6月份考糊涂了我以为我把它填完了【手黄再

含伞修周江


喻文州从未觉得饿死鬼的样子如此不堪入目。

他们脸上本就没有其他四官,只有一张嘴占据了面部的绝大部分,此时围着他们的数百上千的饿死鬼的嘴都大张着,流着恶心的口水,仿佛他和周泽楷是最鲜美的食物。

周泽楷面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他是地狱领主,平素小鬼见到他都是避之不及的,现在居然这样把他围起来,显然是被逼到了绝境。

偏偏这时有不长眼的试图从石门缝隙钻进去,周泽楷脸色一沉,放下弓箭,右手竟隐隐闪现出火光来。

从来没有这样让人觉得安静又诡异的红色火苗,但它确实存在,周泽楷的一把火所过之处并没有寻常火焰的劈啪之声,却燃得极烈,饿死鬼一碰到便瞬时灰飞烟灭,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在这一片鬼哭声中却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个清亮声音:"喂喂喂周泽楷把你的荒火收一收!烧到我的皮毛你可赔不起!"

喻文州一震,含在嘴里的两个字叹息似的吐出来——"少天……"

周泽楷闻言收了荒火,巨大的白虎从天而降,九条钢鞭般的尾巴轻轻一扫,碰到的鬼魂都被打的形神俱灭。

叶修悠闲的撑着把伞从黄少天背上跳下来,冲喻文州打了声招呼:"你家小老虎担心你,我们过来看看。"

又转头跟周泽楷说话:"小周的地狱荒火还是这么……旺啊。"

黄少天一拧身子化了人形,跑到喻文州跟前拉着他的手,嘴唇哆嗦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我不该误会你……"

喻文州只觉得万般心疼,竟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开口:"你的伤好了?——就算好了也不能贸贸然跑下山,要好好休息才是。"

"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黄少天笑嘻嘻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等我们出去,你带我去人间走走吧。”

叶修在旁边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把伞尖往地上叩了叩,不一会儿苏沐秋就从里面挤出来:“别敲,我从上面落下来现在还头晕······”

周泽楷对苏沐秋的元神笑了笑,身后的石门吱呀一声打开,江波涛从里面冒出了个头,小声地问:“都死了?”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如释重负地走出来,脸色有点苍白。

“小周,不如我们去十殿阎王那里走一趟,问问是怎么回事。”江波涛说。

“只怕是有去无回。”叶修说,“荒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大人的意思是······”江波涛顿了一顿,“要是真是那样可就麻烦了。”

喻文州皱了皱眉:“如果跟地上那家伙有什么图谋,就更加麻烦了。”

“得去。”周泽楷说。

“去便去,还怕那几个老头子不成?当年就打破他们一盏灯就把我关到现在——诶难不成你就是我放出来的生魂?”黄少天绕着江波涛转了两圈,“你怎么跟周泽楷认识了?”

“说来话长。还得先谢谢大人放我出来我方能化为人形。”江波涛朝黄少天拱了拱手,“不如去过阎王殿后再与大人细说?”

“正是此理,还是请领主大人给我们带路。”喻文州点点头道。

周泽楷和江波涛在前面走着,穿过一层雾一样的东西后一条河出现在众人面前。

“忘川河。”苏沐秋叹息道。

“沿着河一直走遍可以到地府。”江波涛在一旁解释道。

忘川的水没有一丝波澜,平静得仿佛没有流动,河岸边间或能看见几株彼岸花,黄少天和喻文州并肩而行,侧过脸来就看到喻文州安静又好看的侧脸,昆仑一样的鼻峰,清泉一样的眼眸,他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旋即被喻文州抓住了小指。

他们就这样牵着手慢慢跟着周泽楷和江波涛,希望这条路可以无尽地走下去。

可是不一会儿,前面就传来了暖黄色的灯光,小小的石桥架在忘川河上,桥头的老人家用长长的勺子搅着锅里的汤。

江波涛上去欠身打了个招呼:“孟婆婆。”

孟婆抬起头看他,愁苦浸满了她脸上的每一道皱纹,她拖长了声音叹了一口气,向周泽楷点了点头。

“孟婆婆,这地府可是出了什么事?”江波涛问道。

孟婆拖长的嗓音在空旷的忘川河边显得嘶哑又可怖:“这孟婆汤,到最后只有我来喝咯——”

“怎么会?”周泽楷皱起了眉。

孟婆朝着他作了个揖:“领主大人许久不来,不知道这地府的天要变啦——不瞒您说,这桥上已经快一个月没走过转世投胎的人啦——”

说着她把勺子一扔,竟坐在锅前捂着脸哭了起来。

江波涛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脸色不甚好看,黄少天和喻文州面面相觑,前者忍不住插嘴:“没有转世投胎的人——那那些魂魄去了哪里?难不成还在人间逗留?”

“没有人去勾他们的魂,他们自然来不了地府。”叶修在身后说,“看来这地府,是真的要变天了。”


评论(17)
热度(65)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