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WINDOWS 98,反应迟钝手速慢

【全职\喻肖】喻教授

这篇是收录在615武汉ONLY多人合志肖时钦中心本《我所知道的小事》中的其中一篇。

很开心和学姐学妹一起出这个小本子www~

因为完售了,所以公开全文,祝男朋友生日快乐么么大!

圈一圈心友 ,说好的喻肖来的太迟qwq @Aubergine_Sphere 


喻教授那时候还不是教授,刚当了两年的副教授,但肖时钦从那时候起就叫他喻教授。

肖时钦在W大后面的广埠屯有自己的小店,专门修手机,偶尔也给人修修电脑,技术挺好,圈子里也有点小名气。

喻教授却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在W大教西方文学,对电子产品一窍不通,要不是那天路过广埠屯心血来潮去修手机他也不会认识肖时钦。

所以说缘分这种东西,不可说。

喻教授上了六楼,满眼的人和店看的他眼花缭乱,在一片“帅哥买手机吗”的声音里左转径直走到了最里面,那家叫雷霆的小店就闯进了他的视线。

店里坐着一个挺好看的姑娘,见他来了先甜甜地一笑,然后张嘴问:“修手机?”

喻教授点点头,把手机递了过去。

“哪里的问题哦?”戴妍琦问,她在这里坐了一上午,看了半天的痘痘男和猥琐叔,突然来了一个斯文帅气的男人让她心情好了很多。

“在室内的时候,信号会很差。”喻教授说。

“哦~估计天线虚焊了,我叫我们老板给你看看撒。”戴妍琦说着就朝着后面喊,“老板老板,有生意了,快出来!”

在后面上网的肖时钦慢悠悠地晃出来,接过手机熟练地关机掀后盖抠电池,仔细瞅了瞅,摇了摇头:“功放不太好,得换一个。”

“那麻烦您给我换一个吧。”喻教授说。

肖时钦这才抬头注意到这位客人,穿着得体说话彬彬有礼长的也风度翩翩,就差脸上写四个字【人生赢家】了,他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笑着答应了一声。

“您坐您坐。”戴妍琦殷勤地招呼喻教授。

喻教授道了声谢在凳子上坐下来,戴妍琦笑眯眯地瞅着他让他觉得不太舒服,便把目光投向了工作台前换功放的年轻男人。男人的长相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工作时的侧脸却认真的有点性感,尤其是鼻子到下巴的弧度浑然天成,看着舒服极了。

戴妍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当是他不放心自家老板的技术,一张小脸皱了起来。

“我们老板手艺可好的很!也不会坑你的!”她不高兴地嘟囔,“你这手机要是拿到别家指不定人家看你不懂哄你把主板都换了呢!”

喻教授听说也只得歉意地笑笑:“不是信不过。”

戴妍琦狐疑地打量着他,只是喻教授温文尔雅,道起歉来态度真诚极了,一时半会儿就让她的不高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是做什么的呀?”戴妍琦问。

“教书。”喻教授笑笑。

“教书?教高中?”

“教大学,就在前面的W大。”

肖时钦熟门熟路地焊电路,那两人的闲聊有些就飘到他耳朵里,教书的啊,他想,怪不得看上去那么有气质。

一不留神就烫了手。

喻教授刚好目光飘到他身上,看他甩甩手似乎很疼的样子,赶紧给戴妍琦示意,小姑娘回头看也吓一跳,一惊一乍地到处找创可贴,最后还是喻教授从包里掏出来一个递过去,戴妍琦小心地给他贴了,还冲着他手指吹了几口气。

“好了好了,我没事。”肖时钦揉了揉戴妍琦的头发,跟喻教授道了个谢又低头工作,这次不多时就焊好了功放,他想了想还从旁边扯了根数据线顺便给手机刷了个机。

“80。”肖时钦说。

喻教授在包里摸了一阵,有点尴尬地问:“没有带现金,可以刷卡么?”

戴妍琦噗嗤一声笑出来:“刷卡?先生你第一次来修手机么?”

肖时钦好脾气地笑笑:“没带也没事,下次有时间再送过来好了。”

最后喻教授要了肖时钦的电话,说是下次好联系。

 

肖时钦接到喻教授电话的时候是一个有着难得漂亮晚霞的傍晚,他在回家的路上,喻教授温和好听的声音在那头约他见面。

喻教授十分诚恳地说耽误了你的时间,还是要请你吃饭的,把地点定在了某个餐厅。

肖时钦到的时候衣冠楚楚的喻教授正在翻菜单,他手指修长,五官温润,连捧着菜单的样子都跟吟诗作画似的透着一股飘然尘世外的意味来,肖时钦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哪里怪怪的,仔细想想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我看了些,剩下的你看看吧。”喻教授笑着递过菜单。

吃饭的气氛很好,喻教授很会聊天,肖时钦也是个见多识广指哪聊哪的,说着说着就扯到了W大最著名的樱花来。

“虽然是W市人但也就去看过一两次,平时也挺忙的,偶尔去的时候人还多,实在不好看。”肖时钦感叹。

“日本人看樱花喜欢看有水的樱花,樱花飘零流水带春,我也觉得挺美,可惜樱花大道上没有水,”喻文州说,“不过看樱花城堡,还是得清晨或者夜晚去看,特别是清晨,下次如果你想看我带你去看。”

肖时钦只当他是随口说说,笑着答应下来,没想到在三月中旬的时候真的接到一条短信。

“想看樱花么?”

发件人明明白白写着喻教授。

期间他和喻教授有断断续续地联系,肖时钦觉得和喻教授挺聊得来,只当是多了个朋友,收到这条短信却让他犹豫了许久。

和一个见过两面的男人去看樱花,怎么都觉得有点奇怪,肖时钦无意识地用拇指摩挲着短信界面,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打了一串乱码发了出去。

“?”喻文州短信迅速回了过来。

“按错了,”肖时钦狼狈地回道,“好啊,什么时候。”

“你家离W大近不近?“

“不太近。“

“那要你早起太辛苦了,要不你今天晚上来我家吧,明早能多睡会儿。“

“呃···不麻烦么?“

“没事的。“

“那就麻烦啦。”

肖时钦放下手机,其实他明明可以拒绝,但喻教授的邀请和他的人一样,淡淡的温温和和的,让人实在生不出拒绝的想法来。

又不是小戴,担心什么。肖时钦揉了揉头发笑了。

 

喻教授的家里和肖时钦设想的一样整洁干净,客厅里有鱼,阳台里有花。

喻教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锅小米粥放在餐桌上招呼已经吃过饭的肖时钦来吃。

“喝点粥对胃好。”他笑眯眯地解释。

喻教授是G市人,煲的一手好粥,吃饭的样子也十分端方优雅,即使是一碗小米粥也被他吃出了鲍羹参汤的感觉,肖时钦坐在他对面喝粥,赫然有一种恶俗的岁月静好的感觉。

只怪喻教授这个人太过温柔,他凝视着谁都像十分深情的模样,肖时钦想。

晚上他们俩一起看电影,两个大男人挤在沙发上看一部动画片,里面的小机器人笨拙可爱,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看到小机器人为了救他的女神那副拼命三郎的模样,肖时钦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小时候喜欢弄这些东西。”他说,“那时候我觉得他们肯定也是有感情的,像电影里一样,我给他们起名字,给他们安排住宿,希望看到他们谈恋爱。”

喻教授点了点头:“听起来很有趣。”

“后来上高中的时候都被我父母没收了。”肖时钦说,“不知道是卖了废品,还是丢在地下室了。”

不管现实是怎么样,电影还是轰轰烈烈的HE了,肖时钦还在想他以前的小机器人,就感觉到额头上凉冰冰的喻教授的手。

“去洗洗睡吧,明早还要早起呢。”喻教授自然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肖时钦有点张惶地跑进浴室,心里翻腾滚动的感觉再清晰不过,他几乎是可以断定喻教授在诱惑他,可是——偏偏拒绝不了。

拒绝不了的意思是心动。肖时钦躺在客房的床上,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床头崭新的闹钟,他在朋友圈说过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上闹钟,喻教授就细心地准备好,即使这诱惑的意味太过明显,他还是忍不住有点沉溺其中。

第二天两人早早起床去了W大,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W大的路上分外冷清,这几天很热闹的樱花大道上只有偶尔夹着书匆匆路过的几个学生,路边的樱花在细雨轻柔的击打下纷纷飘落了花瓣,肖时钦不禁想起了戴妍琦前几天拉着他一起看的动漫。

“一秒······五厘米。”肖时钦喃喃。

“那个么,”喻教授笑起来,“我也看过,听起来真浪漫。”

喻教授带着他从旁边的阶梯上了樱顶,踩着青石砖的地面,小声地跟他说这栋楼是什么时候建的,那个飞檐有什么典故,肖时钦听着听着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了?”喻教授问。

“上你课的一定女生特别多吧?”肖时钦促狭地问。

喻教授歪着头想了想:“没注意过。”

“哪天你上课我去听听,帮你注意注意。”肖时钦说。

“好啊,欢迎随时来啊。”喻文州说。

他们站在高处,底下女生宿舍有认得喻教授的在走廊里开心地喊起了喻老师,不一会儿就聚起了一圈女生。

“看看,看看。”肖时钦感叹。

喻教授笑着偏过头瞥了他一眼,他的眼角本来就略略向上飞起,这一眼实在算得上是风情万种,肖时钦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美色误人啊,误人。”肖时钦小声嘟哝。

喻教授跟下面的女孩子打了个招呼,笑眯眯地拉着肖时钦的袖子向校史馆走去,校史馆前的橘子树上挂着晨露,空气里都是草木的清香,而喻教授就在这样的美好氛围中突然向他俯身而来,肖时钦有点尴尬地后退两步,撞上喻教授不解的目光。

“衬衫扣子,开了。”喻教授无辜地指指他的胸口。

 

喻教授和肖时钦的联系,自一起看过樱花后又更频繁了些,大多数时候都是聊聊天气聊聊生活,偶尔两个人出来吃吃饭,面对面兴致勃勃地聊上几个小时。

有时候肖时钦也会认真地想一想,喻教授究竟在他心里是个什么位置,摆在普通朋友上太委屈,说是心动难耐了又有那么一点欠火候,就那么不上不下地吊着,不想起来就罢了,想起来总让人觉得心痒痒的。

肖时钦这天又想到了喻教授,突然就想去听听他的课。

喻教授昨天在微信说,明天下午又有选修课要上,然后绘声绘色地给他讲了一个学生跑错教室的故事。

若有似无地提过那个教室的位置。

“教五二零一啊······”肖时钦念叨着,给戴妍琦发了条短信说下午放假,然后果断无视了小姑娘接下来“是不是要去相亲啊老板”的八卦。

肖时钦提前了半个小时到了教室,挑了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落座,陆陆续续进来很多学生,他拿眼一瞅,果然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大学的女生蓬勃在最青春的岁月,个个都看起来娇艳明媚。

喻教授拿着书进了教室,肖时钦趴在桌子上,他带着点偷偷摸摸地心思来,便不想被喻教授发现,也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被看见就好像承认自己输了一样。

喻教授清了清嗓子开始上课,他说今天我们讲简·奥斯汀的《理智与情感》。

喻教授课讲的很好,他甚至投影仪都没开,只端正地站在讲台上,用他那温和好听的男中音就撑起了场面。

喻教授说,由此我们可见,奥斯汀女士是认为在那个时代,理智是必须凌驾于情感上的,情感固然美好,却往往成为一个危险的向导,引着你朝堕落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有女生在下面插嘴,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老师。

喻教授笑笑说,我们不谈当下,当下的事情你们自有主张。

他的话题又转回到了书里的描写,肖时钦趴在桌子上,却觉得懂了他的话外之音,喻教授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却像是穿过了两百年,一字一句都是“理智与情感”。

肖时钦从后门偷偷溜了出去,在W大的校园里漫无目的地乱逛,灰中泛着蓝色的天空,偶尔会有飞机轰轰隆隆地飞过去,拖下一条长条的云,身边经过很多学生,有单身的,也有手挽着手的,明明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却又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肖时钦只能承认自己有点难过,就像高中时候看着父母把他的小机器人都收起来一样,那时候他什么都没说,现在更什么也不会说,这么多年的成长,他最不缺的就是理智和冷静,只是这一会儿,放下了这些之后,他还是承认自己被这两样东西打败了。

他想起喻教授提起G市,提起自己的职称,提起他父母给他养的那只大狗阿毛,听起来那么远,不是他想靠近的生活。

大概也有过一秒,想过干脆轰轰烈烈地投入他的生活好了,可是冷静下来想一想,好像又太过幻想意味。

只是那一秒,也许就是大家说的喜欢吧。

肖时钦扶了扶眼镜,走上了回家的路。

 

喻教授还是时常跟他联系,肖时钦也没有刻意地避免和他的接触,该谈人生谈人生,该饱口腹之欲就饱口腹之欲。

有什么不一样的,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突然有一天,喻教授约他出来说,我要回G市了。

喻教授坐在餐桌的那一边,用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桌面,淡淡地说G市的Z大给他发了邀请,如果他放弃这边的工作,可以继续去那边进行文学研究。

喻教授状若无意地问,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啊,肖时钦笑着说,可以回家多好啊。

喻教授说,回去就不能和你经常见面了。

没事啊,现在通信网络都这么发达,还愁见不到,你该不会现在都不会用手机视频吧?肖时钦还是笑,喻教授云淡风轻的样子他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是么,喻教授说,那好吧,我也想阿毛了,也该回家了。

肖时钦执意付了这顿饭的钱,他说喻教授估计你到那边就可以评真教授了,到时候我去找你你可要请我吃饭。

好,喻教授这样说。

结果喻教授走的那天肖时钦没有去送,他只发了条短信聊表歉意,说今天生意有点多估计赶不过去了,一路顺风。

然后又给戴妍琦发了条短信,说今天不舒服啊就不去上班了,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出去玩吧。

 

肖时钦后来断断续续地从网上看见喻教授的消息,甚至找到了他的微博。

联系却是越来越少。

喻教授真的评上教授了,喻教授家的阿毛得了肠胃炎,喻教授结识了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黄教授。等等等等。

有一天喻教授终于po上了一张无名指上戴着戒指的照片,肖时钦点开评论,下面那个黄教授的小号扎眼极了。

黄教授英俊又大方,黄教授敢爱又敢恨,黄教授为了喻教授什么都可以放弃。

肖时钦做不到。

肖时钦能做到最奢侈的事情,就是偷偷跑去听一堂喻教授的课,或者在喻教授走的那天,放下一天的工作,偷偷跑去机场看上一眼。

肖时钦看着喻教授的微博,有点无奈地笑了。

文州。

肖时钦终于在这时候叫出了喻教授的名字。


FT:

       写这篇渣文的原因是想写焊电路的小事情【滚,修手机的小哥小事情多萌啊!那么与之相对的喻文州,给我的感觉就是大学语文教授那种······又苏又文雅,想想就把持不住。

     本来是想搞一个逗比的,欢乐的故事,之所以弄成这样是因为那几天跟心友在微博上聊天,说到心脏四人组内部消化的时候,她说特别喜欢心脏内销cp的BE,那种时隔多年想起来轻笑一声带过的感觉,我也特别喜欢,觉得这四个人都是自持冷静理智的类型,很有可能就因为这份自持而错过,也许多年以后想起来是一声叹息,却不会后悔。而最后的黄教授,就是可以为了爱情不冷静的一个对立面吧。结果黄教授收获了爱情。

     总之就是BE怪心友!


评论(23)
热度(126)

© 冷烛西窗 | Powered by LOFTER